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南武夷户外App实用
    扫码立刻下载
    南武夷户外客户端
  • |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|
  • 预定咨询:0599-6320951
多彩黔东南7日自助游呼伦贝尔大草原大环线游东北雪乡、长白山自助游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7日纯玩定制游

戏雪太白山(已上图)

23
回复
10699
查看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精华 发表于 2011-6-5 00:2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祝贺“南武夷户外网”开通,此篇游记权当贺礼,并预祝越办越好。
       太白山,中国登山协会成立首攀之山,太白山,中国南北气候分界线秦岭主峰,其高、寒、险、奇、秀富饶和神秘的特点闻名于世,它那高耸入云的雄伟气势,瞬息万变的气候神姿,更是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,令人向往。 多年来的愿望,终于有了机会,今年的5.1节,就去太白山。然而就在行期将至,突传恶耗,4月21日,宝鸡一位年青的强驴牧野郎因患感冒引发肺水肿,死在山上,给我们此次出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。
       再次好好研究线路、气候及时间安排,时间放一天,由7天增至8天,物品还要减,对讲机免了,开山刀免了,水壶茶具免了,雨衣免了,雪套免了,8的绳子免了(换了条扁带),连向导也免了,只多带了条抓绒睡袋。
       4月30日晨,我们准时登上列车,列车载着我们和我们的期望,驶出了站台。因时间还早放好大大的包后,再补个回笼觉。到了南昌,朋友的好朋友来送车了,带来了两瓶江西名酒“四特酒”和两只烤鸭,望着手中的酒连连道谢。酒瓶打开了,话题也随着酒香慢慢的飘了出来,从科索沃到利比亚,从孩子读书到老人看病,从三氯氢氨到瘦肉精,从成克杰到刘志军,从个人收入到国民产值,从房价到股市,从国外到国内。。。个别过激的词语惹得下铺的小军人不高兴了,对我们的言论提出不满,经过一轮辩驳,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,我倒有点喜欢他了,和我小的时候有点象。92年出身的小年轻,当下能有自己清晰的思想观点的还真不多,只是他把爱国和爱党混淆了,觉得不爱党的肯定是不爱国。他的反驳反而引起了更多旅客的反应和参与,只有一人赞同他的观点,(既得利益者)。小伙子临下车还是愤愤的,怎么这趟遇见这么多的“反动分子”。
       话题还没完,两瓶白酒已下肚,只好将那剩余的话留在肚子里慢慢发酵,人可以没有宝马,但不能没有思想,人可以没有奢华,但不能没有信仰。中国为什么在世界上没有力度?就是因为中国没有一位真正的哲学家。这么说可能又要引起许多人的不满,我们有孔圣人,拜托,别再拿那学者来说事,什么是哲学家?必须要有自己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。那中国就没有一个?有半个,想知道?整瓶酒来,没酒?不告诉你。就在呼噜拌着酒精、话题的发酵中列车到达了目的地--西安火车站。早上7点半,我们乘坐西安到眉县的班车到周至县,来碗凉皮,再来个肉夹馍,很地道的西北早餐。再乘周至到厚畛子的班车,天阴了下来,等汽车到达厚畛子时,雨也不期而至。先解决老肚的问题再说,炒两个菜,再来盘“锅盔”,不够?再来盘蛋炒饭。找了两部小客,要200元一部,每人还要交20元的美其名保护区管理费,无票据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谈价,再谈价,最后车费不减,只须交80元的管理费即可。8人分乘两辆直抵都督门。从周至来时,有位大学生和我们同乘一趟车,非要跟我们一起走,队员们征求我的意见,本人坚决反对。因为首先对他不了解,不是担心我们会受到损害,而是他跟着我们,会因为活动而受到伤害,其次他没有帐篷,没有睡袋,没有御寒的衣物,没有装备,只有一颗莽撞的心,是颗炸弹。
来碗凉皮,再来个肉夹馍.jpg
来碗凉皮,在整个肉夹馍
       到了都督门,眼见得时间尚早,就想先赶到太白庙过夜,节省点明天的时间和路程。行走了约1小时,遇见2位下山的驴友,他们来自苏州,今天上午从这上山,山上下大雨,山顶下大雪,其中一位旧伤复发,不得不后撤,另一位是陪他下撤的队友,其余队员继续按计划行动。当听说我们准备赶到太白庙过夜时,强烈反对。并建议我们还是回到都督门那。在老乡家好好过个夜,为明天养精蓄锐。我们对太白庙也不甚清楚,于是决定采纳他们的建议,返回都督门,在张老乡家过夜,每人15元床位费。老张一家人挺好的,我们借他的锅烧饭、炒菜。等我们吃完饭出来,雨没停,但四周的山头不知被谁盖上了白纱巾,显得妩媚妖娆。回房烤火侃大山,在大家的帮助和劝导下,大学生终于改变了想法,决定不再坚持跟我们上山。这个社会怎么哪?会有那么多的人,一点风险意识都没有,穿上冲锋衣,背上登山包,觉得就可以随意的玩户外,就可以征服这征服那。有些亏是吃的起的,有些错却是犯不起的。一句话:玩户外,你准备好了吗?
       第二天晨,下了一夜的雨仍不觉得累,依旧顾自地下着,全没有半点照顾远方客人之意,各个山峰,依旧是一副素颜扮像。招呼队员起床、洗漱,捧着香喷喷的苞谷粥,就着锅盔和咸菜,享受着西北真正纯天然的早餐。将近9点半,累了,真累了,雨在变小,开了,真开了,天在放亮。通知队员,收拾行装,准备出发。告别张老乡和他的家人,背起行蘘,毫不犹豫地扑进了山里。走着走着,地上的脚印非常新鲜,在我们前面,至少有一支队伍,已经先我们而走了。林子里的空气异常清新,树上的叶子仿佛刚洗过澡似的,尽情地舒展开来,象是在跟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朋友打着招呼。雨没了,但是地上的雪渐渐地多了起来,路边的小杂竹也多了起来,还时不时的牵起手来挽留我们,为了既定目标,我们只得弯腰并将它们分开,婉言谢绝。2个小时不到,我们已经来到了昨天想来此过夜的太白庙,咂舌,小小的太白庙,没有门,跟我们那的庙是完全两个概念,没有院,没有厅,没有厢房。还好听从苏州驴友的劝,在这里再次说声“谢谢噢”。此时由山上陆陆续续下来了许多的驴友,很多是来自山东,他们是昨天上山的,遇上大雨和大雪,昨晚在老庙子过夜,受了很多罪,决定下撤。天下驴友是一家,合张影,问声好,继续赶路。路上不断遇见下撤的人员,还有广东的驴友,一路打着招呼,一路互相鼓励,一路不断抬升,太阳也不再吝啬他的热度。等我走到灵光台时,我已超过了先我们出发的一支队伍。坐拥太白山的雪,晒晒太白山的太阳,享受太白山的宁静和高远。久违的满足感,连脚趾头都能感觉到。
登山由此开始.jpg
登山从此开始
进入山林里.jpg
进入山林里
宁静高远的灵光台.jpg
宁静高远的灵光台
        队伍来齐后,我们向今天的目的地--老庙子前进。好一派北国风光,山顶好似裹上了层厚厚的棉絮,将那石块、草皮等等都盖了起来,湛蓝的天空一望无垠,夕阳在不远处向我们微笑:来吧,我的孩子,欢迎你们的到来。可是一低头,老庙子前是一片狼籍,可以看的出,前两天在此露营的人非常多,由于气候异常恶劣,有许多的人就顾及不到环境卫生了。搭帐篷,烧饭,就餐,一通忙碌过后,有人已经生好了篝火,赶紧烤烤鞋子。篝火旁已经围拢了许多人,互相聊了起来,今天最先到达这里的是上海一队,然后是山东一队,路上被我超过的就是山东队,我们是最后一个到达的。火越烧越旺,大家也越来越熟,上海队吃完就睡,估计此行会有大的动作,看见他们8的绳子带了一捆,还有向导。只剩下我们和山东队的在那烤鞋聊天。山东队的向导姓谢,我问他此次线路怎么走,山东队员们说走南北线穿越,老谢闪着狡颉的眼光却不置可否,反问我怎么没带向导?我说来过。他说今天他们这队在前面开道,很辛苦,明天该由我们开道,他们随后。我说只要你走鹦鸽,我们走前那不是问题。此时气温降的非常快,至少零下6度。原本想带的那件厚的套头运动衣,不知怎么变成了薄的,小曹发扬革命互助主义精神,将她的抓绒衣暂时贡献了出来,虽然穿在我的身上短短怪怪的,抵御这寒冷却是功不可漠。地上厚厚的雪已经冻成了冰。在这极其寒冷的夜晚,临时准备的抓绒睡袋套在冬季睡袋里,发挥出了决定性的作用。暖暖的、沉沉的睡去了。

参与人数 3威望 +34 收起 理由
铁城摩鬼 + 15 精品文章
池福庆 + 9
山猴 + 10

查看全部评分总评分 : 威望 +34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00:3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贴啊!可惜照片挂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01:1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兄,照片恐怕还是要直接从自己的电脑里上传,辛苦了!
人可以没有宝马,但不能没有思想,人可以没有奢华,但不能没有信仰。
有些亏是吃的起的,有些错却是犯不起的。说得太好了!
驴友们,你准备好了吗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11:1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会长大作,拜读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5 14:0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铁城摩鬼 的帖子

照片咋哪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5 14:2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色冲匆 于 2011-6-5 22:08 编辑

清晨,太阳用他那暖暖的金麾,将我们从美梦中轻轻摇醒。天依旧是那么兰,雪依旧是那么白,松依旧是那么矮。在这甜润晴朗的早晨,心情自然是比昨天早晨好上很多,虽然没有香喷喷的小米粥,浓浓的热咖啡仍然使我们的脸上挂满了愉悦。收拾完装备,无需吩咐,队员们各自将身边的垃圾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留下的,统统捡拾起来,集中处理,老谢也独自在忙着,就像是在收拾自己家里的庭院般,脸上是那么的平静和安详,望着他那黝黑粗糙的双手,忽然间我仿佛听见了不知来自何方的乐曲,是那么的悦耳,又是那么的真切,我愿用我的龙卡,来换取此时片刻的凝固。

一切准备停当,上海队早已不知去向,跟友邻部队山东队合个影,那是必须的。再看看我们的营地,跟昨天已大不相同。回过身来,队伍已走出,跟上。松软的白雪下面,潜藏着一定的风险,它将地上的许多东西掩盖了起来,只有较大的石头,才能够探出头来,为了不让鞋子被雪浸湿,也为了防止崴脚,使出早年练过的本领,在裸露的石头上腾挪跨跃。今天一出发,明显感觉队伍行走的速度偏快,略微一使劲,赶上了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向导老谢,刚想跟老谢说是不是太快了?望着他头也不回往前走的背影,我似乎嗅到了点什么,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一言不发,山东队的小妹妹也毫不示弱,相随其后。不一会儿,队伍就拉开了较大的距离。终于,他停下了脚步,将身上的包卸下,坐在石头上喘气,我调侃着说“走啊,才刚走一会呢”,他说等等他们。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宜察觉的神色,问我今年多大了?我说你猜猜。他说45岁。我说回答正确加十分。他坏坏地笑了,笑的是年纪比我大,跑不过我也是情由可原。我爽爽地笑了,笑的是就这点小把戏,能瞒得过我?你不就是想试试深浅。


雪地之露


收拾行装


跟山东队合个影


整理后的老庙子

到了将军庙,大家都被那暖暖的阳光和美丽的景色所陶醉,休息的、拍照的、闲聊的,都忙活开了。我抓紧时间烧水冲咖啡,并给缺水的队员补充开水。望着远处的山头,我问那是哪?老谢诧异地看着我说“你不是来过”?我说是啊,我小时候跟李白来过,我还记得他当时写的诗呢,“西上太白峰,夕阳穷攀登。太白与我语,为我开天关。愿随冷风去,直出浮云间。举手可近月,前行若无山。一别武功去,何时复更还”。就这么走走停停,到了莲花石,等了好一会,两支队伍的人员才到齐,山东队又要解决午餐。看着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从眼皮底下溜走,连跑马梁的影子都还没见着。于是我们告别了山东队,先行出发。走不多远,就见山上浩浩荡荡下来一队人马,他们有专门的向导,其中一位年轻人跟我打招呼,问我们是哪的,我告诉他,我们来自福建。他高兴地说,他们这支队伍里也有来自福建厦门的,他们这此活动是中国救援联盟组织的一次多地区合作救援演练,他是西安救援队的。遇见同行了。我说我是福建邵武救援队的。匆匆聊了几句,互道珍重,就此别过。

从莲花石再往上走,再也没有了植被,满眼都是被雪夹裹的大小不等的石块,一不小心就会踩在石缝里。正午的阳光显得不够斯文,雪光更是不留情面,用头巾将脸裹严实点。脚面上一粘有雪块,便用另一支脚支撑,轻轻抬起粘有雪块的那支脚,磕向石块,将鞋上的雪块磕掉。雷公庙也已破败了,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生活,该要有多大的意念啊。

不知不觉中,3个小时过去了,前面不远的小山坡上,第一个出发的上海队怎么走走停停,难道是在等我?可我们又没有约定,难道是有队员受伤?可不一会全体人员又在独自向上爬。坡上的雪足足有两尺多厚,寻着脚印往前走,偶尔也有失足,需要十分用力,才能将深陷的脚拔出来,呼吸也变得不再顺畅,仿佛胸上被压了块重物,气短,走上几十几步,便不得不歇两口,再走上几十几步,便又得歇上两口,上到小山坡上,上海队已被我追上,他们哪是等我,是没得办法啊。我将此坡命名为短气坡。远处高耸的山峰就是太白山,那山顶上的建筑物已清晰可见,“拔仙台,我们来了”。别,别高兴的太早,队员们还在山坡下努力呢。卸下包,将湿了的鞋脱下晒晒。回头望着身后的40里跑马梁,果然名不虚传,宽阔而绵延,我仿佛见得,战鼓已擂起,军号已吹响,云在风的裹挟下,似神兵天将,任意驰骋,恣意纵横,从秦始皇到汉武帝,从成吉思汗到康熙大帝,五千年的血雨腥风,造就了多少帝王将相,也埋没了多少仁人志士,多少辉煌,多少霸业,终究同这白雪一般消融。而为了集权,为了专制,却同这的石头般从来不曾改变。神兵天将又如何,还不是为玉皇大帝卖命,几时才能真正为民众服务。。。。。。

风不经意间越来越大,太阳的温度也越来越低,我只得拿出救身毯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裹起来,依旧无法抵挡这凛冽的高山风。生活也是如此,你不随波逐流,就会被波逐流。幸好,队员们陆续都上来了,望着不远的拔仙台,各个脚下平添活力,借着风势疾疾飘去。

下午4点半,我们平安到达目的地—大爷海。大爷海的商业信息比较浓,床位60元(上下铺),还有小伙食,价格快赶上机场了。望着湖里的冰和湖边的雪,也为了明天能更好的干活,临时决定,住大房。山东队的小妹妹凌寒和七剑不久也到了大爷海,由于有位队员体力消耗过大,其余队员都跟在后面,只是慢些,没有大碍。

出发.jpg

出发

“坏坏”的向导老谢,牛牛的青岛小妹.jpg
“坏坏”的向导老谢,牛牛的青岛小妹。
漫步.jpg

漫步

莽莽秦岭.jpg

莽莽秦岭

孤独之美.jpg

孤独之美

大美太白.jpg

大美太白

40里跑马梁.jpg
40里跑马梁
目标在即.jpg
目标在就在前方

吃过晚饭,老谢过来串门,说我们这支队伍很,意思就是很团结,很有活力。话题又谈到明天的线路问题,他说他们改变计划了,原本是走我们计划的南北线,由于大雪,改走南南线。我说补钱给你,我们两队一起走南北线,他还是不肯。可能是我在短气坡上等的时间较长,此时额头发烫,不会是出状况了吧?难道也要跟老谢他们一样改变计划,最后可能只有上海队的走南北线。赶紧吃了片“夜晚吃黑片”,再多喝些开水。等我烤好鞋子,他们早已进入梦乡,黑键显得特别有绅士风度,以往的雷声也不知被他藏那儿了,幸许是被跑马梁的寒风给拐跑了。

胜利在望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5 14:2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洪逗 的帖子

见笑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16:0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真的看不到照片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22:1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美了、震撼、佩服,哈哈,又见到黑键兄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5 22:3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现场直播呀,写的太好了,看了如身如其境。
很好很强大!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闽ICP备11010705号   邵武市南武夷户外运动有限公司

实名网站认证